那些闲鱼上收购二手原味丝袜的人

变态预警

理解自身的阴暗,是对付他人阴暗一面的最好方法。 ——荣格

今天聊聊性癖……


先扯点别的,去年我为了出两套闲置汉服下了闲鱼,从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比方说——发现用过的护肤品盒子也有人卖,打着“盒子收藏”、“旅行分装瓶”的名义,那些昂贵的化妆品空瓶甚至可以卖到几十元一个……这遭到不少人反感:不卫生,加上行为动机可疑——据说有人拿来炫,还有人买来倒假货,总之大多心态不正;


除此之外,有的妹子常常借卖衣服拍一些骚气爆表的照片,衣服也不知道是因为太寂寞还是出于什么心态,当然,评论区会意料之中得出现一大波绅士……;


还有单身久了的要爆照求八百块钱带回家(说实在的好贵啊,我的话两百块就可以了)……



那些闲鱼上收购二手原味丝袜的人  第1张

闲鱼之前有很多人卖护肤品空盒,近期可能官方打压,这些人少了很多,不过并没有绝迹



咳咳,说回正事,今天想说的并不是以上这些奇葩,而是……


那些闲鱼上收购二手原味丝袜的人  第2张

↑↑↑↑↑↑这样子的!!!



以前挂过一个少女福袋,出一些头饰项链什么的,随后有个身份不明的男性♂朋友来私聊,问我有没有穿过的丝袜……我实话实说没有。他又说旧内衣也行……

我问:为啥要旧的?

他说拿来收藏啊,你丢掉也是浪费,我买,高价。

奇怪的收藏癖啊……听上去没什么大不了,但是我还是好奇,就去百度搜了搜……


结果……



那些闲鱼上收购二手原味丝袜的人  第3张

说是拿女生袜子养小鬼,虽然这一听就是迷信,不过网上倒是传得很火

还有不少搜索词条

而我更是发现不少女生有被私聊问有没有二手内衣裤的经历。像我这种挂首饰出来福袋卖的和袜子沾不上多少边都会被私聊到,更不要说其他了……


最常被勾搭的有两种:一种是身材好长得好爆了照片的妹子;第二种是卖鞋的妹子。


那些闲鱼上收购二手原味丝袜的人  第4张

人家明明卖鞋,你问袜子(咳咳)……


所以买袜子干啥?

(我是绅士分割线)


你也知道丝袜吧。


光滑细腻的材质包裹着女人腿部的线条,勾着男人的眼睛,点燃色欲,即便是还没有长成熟的男人身体也能通过原始的欲望,也能明白那其中的隐秘。


所以,《朗读者》中的少年在看到那名叫汉娜的成年女人褪下丝袜的时候,他的心是在燃烧的,他还很稚嫩,就在那天他坠入爱河。


丝袜,文胸,内裤,在某个时期,它们都成了少年美好的性幻想的一部分——在他们未经痛苦的心灵里,他们不会想着女人也是会长疙瘩和阴毛的生物,他们想要占有的女人,肌肤是香甜滑嫩的而她们的阴道一定是幸福的伊甸园。


十三岁的雷纳多闻着玛莲娜的黑色三角裤在钢丝床上自慰,幻想着和他心中的女神交媾,他没有意识到他脸上的内裤已经成了玛莲娜本人的替代品,有时候它——那条黑色的三角裤,在他的臆想中,就是她,万众倾倒的玛莲娜。



那些闲鱼上收购二手原味丝袜的人  第5张


少年并没有原罪意识,性欲是他快乐的源泉,从那时开始他才注意到世界上除了蚂蚁窝和舰队,还有女人这种生物,他爱她们。


其实他们很早的时候就开始想着女人了,不过他们还是愿意多装一会儿妈妈的乖宝宝,私下里他们会研究小丁丁还有偷看黄漫。


问题是,不是每个少年都能顺利得在合适的时候得到女人,当然,无论如何,他们迟早会得到,但至少他们大多数人在最想得到的年纪是得不到的——当然,他们找到了替代品。


有的人爱禁欲,有的人爱肮脏,你永远都不知道一个衣冠楚楚的人有什么私密的性癖,你也不知道他们在得不到的年纪找到了哪些替代品。


雷纳多偷走了玛莲娜的黑色内裤,他不是一个人。


公路边女厕为何遭不明男子夜晚侵入?女生宿舍阳台内衣裤一周内为何频频失踪?复出女优麻生希直播叫卖原味内裤为何引发屌丝抢购?某富人为何重金求购金卡戴珊女儿新生儿粪便?……(歪了歪了)


世界没那么简单,当此刻的我在深夜了码字的时候我能意识到,在每个隐秘的地方,都有我不知道的匪夷所思的事情上演,但通常我回避它们——就好像我从来不去想,在我在看动漫的某一刻,我爸妈可能就在离我几米之外的墙那边翻云覆雨那样。


我回避的,不代表他们不存在。你没想到过的,不代表它们没有发生——


——有的人喜欢姨妈巾的肮脏,闻着它们的味道自慰——所以公路边女厕的阴影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许多恋物癖患者喜欢抚摸和接触女性的内衣物以刺激性欲,而有一个群体叫“原味党”,他们最喜欢穿过的有味道的内裤和丝袜——所以阳台内裤并不是不翼而飞,而麻生希的原味内裤可能此刻大概正在某绅士手里,或者,嘴里。


……相比之下恋足癖似乎听起来合情合理得多了,至少我知道有的人的脚长得真的是比脸美。


……相比之下深夜语音或者视频聊骚的简直都是正常到不行的正常人,不管多么隐晦肮脏的词和多么禁欲和变态的想法似乎都能得到一个说法。


人真是太伟大了,人真是太肮脏了。


曾经认识一个恋足癖。


印象最深的他说过的一句话就是:能不能陪我玩一下,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我说:你能做什么呢?


他说:什么play啊,调教啊,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听上去他大概是一个变态吧,我也觉得他实在有点变态,所以一般都不搭理他。但他百折不挠得每天来烦我,后来终于,我把他拉黑了,世界清静了。


那个时候年幼无知,认识他的时候,他说能不能给我看看你的脚,我想,没问题吧,看脚诶。


……后来发现他是用来自慰的。<(`^´)>


奇怪的是,我并没有很生气,甚至还有点理解和同情他。那个时候感觉他很无聊很空虚,给我看了他的照片。怎么形容他呢?——刚毕业,单身,没工作,大胖子,但是长得可以说很和善。每一天,他的空虚浮在表面,但却浸透他的每一分每一秒,它们太庞大,任何人都能一眼看见。


他过的每一天,他都希望麻痹自己,或者找到出口——他找到了,渴望在性的世界里得到快乐


给他拍了一次脚之后,任由他祈求,我都不答应了。虽然于我无损,但是想到对方是在自慰,心里很不舒服,而且这忙已经帮了一次,再帮就是纵容了。


后来我拉黑了他,并不是因为他是恋足癖,而是因为他大概是太空虚了所以天天缠着我……拍脚。


一个人天天缠着我……这让我很烦不胜烦。


拉黑他之后,我在想,从他身上我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我从来没有了解过的人,我从来没有想象过的生活方式,都是真真实实的存在的。

我反思过,为什么那个大哥哥不去缠着别的女生老来缠着我,原因有三:一是,我这种傻瓜不好找,找到了最好不要放过;二是,我满足了他一次,他一定会要第二第三次,这是必然;三是他真的很有毅力,或者脸皮很厚;四是,有一次他问我“我这样很变态吧”,我维护性得说了一句:“不会呀,谁没有个癖好呢”。


——也许那一句话,他很在意。但是他错在没有见好就收,而是想要利用我的理解,继续他的堕落。


不过,我想,我当时大概也有点圣母白莲花婊的情节吧,高高在上得同情别人其实完全是可笑的,而最过分的是,我觉得黑暗的不是那个祈求我去满足他的人,而是我的这种答应他的时候,我可能是更变态的那一个。


——我在答应的时候,看到别人以此为乐的时候,我有没有猎奇的想法?我有没有冒险的心态?我有没有放纵的姿态?……大概都有一点吧,虽然善良和同情都是有的,年幼无知的因素也占了很大成分,但我也不把自己怜说得太圣母,太白莲花。人的动机,可以是很复杂的。


他的变态合情合理完全顺其自然,我的变态产生得扭扭捏捏路线也歪歪曲曲最后却最终指向变态。想到《恶之华》里面那句:我们都是臭虫。我的心又颤抖了一次。


在满足他的时候,以某种令人作呕的高高在上的姿态观望这一切的我,一定也在自我满足。

所以,有句话说,理解自身的阴暗,是对付他人阴暗一面的最好方法。





无论是性癖还是禁欲,让人沉沦的东西,大抵都有共通的地方。背后的人性驱动力是不变的。


曾经有一个偷情少妇在秘密树洞里投递过一篇小短文,很色情,很真实,被蓄意刊登出来,印在了街边免费发放的妇科男科医院小杂志上以吸引眼球。


记得很清楚的是,她写着:她在公园里和情夫打完炮之后,又一脸平静得走到街上,但是内心却在不断冒着粉红色的泡泡和红色的烈火,看着来来往往的正经男女,她意淫着他们也是做过羞耻之事的,幻想着把自己刚刚在公园偷情的事情宣告全世界,但是出于理智她不会这样做。


奥利格·依万诺夫娜,那个契科夫笔下跳来跳去的女人,在和画家偷情的时候,她想到家里忠厚老实的丈夫也不免一阵愧疚,但是她下一秒又想:“啊,可是这一切是多么得美妙……”


人大概就是这样的动物吧。从不光明磊落,所以戒备也好,躲藏也好,逃避也好,但深夜里最热闹的果然还是隐秘的线上匿名交友软件。


深夜,当人卸下面具,撕下标签,放下名号,欲望和灵魂共舞……光明面也好,黑暗面也好,人就是人原原本本不好不坏的样子,世界还是那个照常运转的世界。


版权声明

丝袜网(www.siwa7.com)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